创新联盟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来源: 社群经济   作者:段传敏   发表时间:2021-02-02 16:46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新能源汽车时代,变化的不只是汽车的能源,而是汽车的商业模式,品牌与用户连接的内容和方式。这后两者上,传统汽车巨头都变成了笨重的大象,原来不愿转身,现在很难转身。

作者 | 段传敏(战略营销观察家)

贾跃亭又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一次是著名的吉利控股集团宣布与贾创办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达成框架合作,前者不但进行了“少量”投资,还愿意组织一间公司为其“代工”(吉利与富士康合资一间公司为其服务)。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堂堂一个3000多亿营收的世界五百强企业(根据财富杂志数据),世界前十大汽车品牌竟然愿意“屈尊”为个落魄贵族、许多人眼中的“骗子”提供市场及生产服务。这一方面说明吉利在多面下注、有一颗对新能源的进取之心,另一方面也说明贾跃亭这位“流浪”到美国的“新能源车狂人”、孤胆英雄、江湖骗子似乎正在咸鱼翻身,也许真的可以上演一场“王者归来”的大转折剧情。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多年来,贾跃亭“回国”成了网络世界的一个梗,隔段时间就会被“回国”一次。这一次,似乎是最为接近的,尽管他本人未必有这个胆量回来。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流量担当

其实,贾跃亭已经不是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的老板。由于信用破产(连续“坑了”融创孙宏斌和恒大许家印),2019年10月他在美国已经申请了个人破产重组,获得通过,贾跃亭的全部资产(FF股权)放入债权人信托,将来通过FF股权的价值来偿还债务。也就是说,目前贾的股份是债权人的抵押物,实际股东成是这些债权人。

现在贾的公开身份是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实际上是一名“创业员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以员工身份创业)。也就是说,他不再是FF的实控人。

有人说,正是因为这一点,FF才迎来了自己的“咸鱼翻身”。2019年迎来自己的CEO毕福康(曾任宝马副总裁、拜腾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开始告别之前的PPT造车,2021年1月28日宣布在美国借壳上市,获得10亿美元的资金,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这说来似乎有些讽刺。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忽视贾跃亭本人的价值:他已经成为新能源汽车领域极富争议、不可忽视的流量存在。

这个鼓吹“生态化反”“为梦想而窒息”的企业家曾红极一时,后来成功将自己“化反”、“窒息”仓惶出逃。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人“惦念”他,无论是许家印这样的江湖大佬还是互联网上大量吃瓜的观众。无论是指责、嘲讽还是揶揄、赞扬,每隔一段时间他都有信息在网上流传。这种强大的“吸睛”能力构成他在新能源造车方面成为一个标志性人物。其故事甚至和马斯克有几分相似。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新能源汽车已经成为一个国家乃至世界级的赛道。马斯克的特斯拉正成为汽车行业的新领袖,让众多传统企业巨头黯然失色;中国则加速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和汽车普及,成为新能源汽车的黄金市场。几乎所在的千亿巨头都在布局这一赛道,无论是互联网企业、汽车企业还是房地产,甚至包括家电……这种全方位拥抱的热情激发了空前的想象,恒大甚至一辆汽车没有销售,股份价值已达近3000亿元!可以说,贾跃亭眼光极毒,选择了一个正确而有巨大风口的赛道。

政府出手

这里面最重大的原因是中国出手以及其对新能源汽车全面积极的进取与支持。政府成为最有力的推手之一。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上海与马斯克的合作,不但“拯救”了连年亏损、处于极大争议和麻烦中的特斯拉,而且迅速将马斯克推向世界首富的位置(股价相当于世界主要汽车厂商股价的总和)。2017年,特拉斯年销量只有5万辆,2020年全球销量已达50万辆。其中一个重大变化是2018年特斯拉与上海市的战略合作,一年后一座现代化的超级工厂即投入生产。2020年这座工厂就贡献了一半以上的产能(2021年预计产能达45万辆)。

难怪马斯克感谢中国政府及上海政府:“没有你们的大力支持,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其实,同样应该说声感谢的还有蔚来。2018-2019年蔚来创始人李斌都被称为年度“最惨的人”,2018年亏损233.28亿元,2019年亏损114.13亿元,但2020年4月,合肥市政府效仿上海出手,出资70亿元入股换来蔚来将总部落户合肥,占24.1%的股份。此后蔚来股价开始飞涨,到2021年1月市值一度冲破1000亿美元,一年时间上海了几十倍,而合肥的战略投资也上涨20倍左右(仅8个月时间)!

受此刺激,9月22日,在上海创业的威马汽车宣布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的上百亿元投资;9月28日,广州市政府宣布向小鹏汽车提供40亿融资,最近有消息指,珠海加入了争取FF的行列,由国资委牵头,格力集团和华发集团联合投资20亿元,支持FF中国总部的建设。此外还有:重庆搭档小康股份旗下赛力斯电动汽车品牌,北京搭档极星……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可以说,政府正成为中国新能源车最有力的推手;而中国因素正成为世界汽车市场最大的变量。中国正在努力抢占新能源车的赛道试图领先世界,正如它在移动互联网、5G所做的那样。

新旧势力转换

2019年5月,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以下简称油控研究项目)在京发布《中国传统燃油车退出时间表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综合中国汽车业发展及排放目标,对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进行了分析,提出中国有望在2050年以前实现传统燃油车的全面退出。这份报告已经推出,立即引发社会热议。虽然它不是正式的政策,但显然份量不轻。

《报告》提出,一级城市私家车将在2030年实现全面新能源化。这也和稍早海南省出台的《清洁能源汽车发展规划》一致——规定2030年起海南全省全面禁止销售燃油汽车。

据媒体报道,在世界上已公布禁售计划的国家中,《报告》给出的2050年是里面最晚的。截至目前,荷兰、挪威、巴黎、法国、英国、印度等国家均推出了具体的禁售时间表,时间最早的为意大利罗马的2024年,最晚的是法国的2040年。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世界汽车工业正开启一场新旧转换的革命。新势力正在登上历史舞台。

从上海与特斯拉、吉利与FF、合肥与蔚来的合作可以看出,作为高技术、高资本的汽车工业的创业正呈现出新特点:投资人和产业人的界限正在模糊。拥有强大故事能力的投资人创业,选择趋势性行业进行极致化的冒险。这些人具有双重能力:资本+IP,令他们敢于在旁人不敢涉及的领域(汽车)进行冒险,跨界打劫,成为行业的颠覆者。

这些新势力采用了全新的单品思维,车型并不多,强化智能色彩。相比之下,吉利虽然动作频频、推出诸多新能源车型,却在市场上反响平平。给人一种印象,虽然吉利已爬上世界汽车集团的巅峰(已经拥有沃尔沃集团并成为戴姆勒的最大单一股东),但和其他世界汽车集团一样,正在迅速崛起的特斯拉等新势力面前黯然失色(尽管它们仍占据着90%的市场份额)。

唯一的例外似乎是恒大汽车。一辆汽车还没有销售就已经有3000亿的市值,相当于直接“生”出一个独角兽。但是,恒大汽车的前景并不被人看好,原因是它缺乏强大的IP能力——只靠买买买是无法锻造出一个强大汽车品牌的。

一个没有精神气质的品牌是无法感召到它的用户的。

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情怀(创业精神)虽然有时候不能当饭吃,但它却是资本云集时代的最稀缺的价值资产,是连接产品和用户的最便捷、最有力的营销桥梁。

新能源汽车时代,变化的不只是汽车的能源,而是汽车的商业模式,品牌与用户连接的内容和方式。这后两者上,传统汽车巨头都变成了笨重的大象,原来不愿转身,现在很难转身。这恐怕是拥有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也愿意屈身为一度的“破落户”FF“代工”的真正原因?!

为什么堂堂3000多亿营收的吉利愿为“破落户”FF“代工”?


联系电话:18688893477       合作咨询QQ:75976508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滨江东路中信君庭A2701室